IMG_20190720_170718.jpg

今天要前往印度藏傳朝聖之地~達蘭薩拉,達蘭薩拉(dharamśālā,意為法處、法所)是印度北部喜馬偕爾邦坎格拉縣的一個城鎮。從第8世紀開始,已有吐蕃人移民至此。在第十四世達賴喇嘛逃出西藏後,達蘭薩拉成為了流亡藏人的政治中心,流亡政府的藏人行政中央及西藏人民議會亦設於此。因此,達蘭薩拉時常以「小拉薩」聞名;在中文語境中,達蘭薩拉往往是西藏流亡政府的代名詞。

DSC02603.jpg

早上好,起床置身在措貝瑪的雲端之上,享受完早上的美好時光,就要搭車前往下一站~達蘭薩拉。

IMG_20190720_062829.jpg

DSC02605.jpg

今天的天氣不錯,空氣也很好,我在酒店就可以眺望蓮花生大士寺院,想起 2019年的旅程是如此神奇,走了一趟大唐西域記 (西遊記),到了巴基斯坦史瓦特山谷,蓮花生大士的故鄉,如今又置身在蓮師之足跡~措貝瑪,冥冥中自有安排的旅程。

IMG_20190720_060943.jpg

房間突然有敲門的聲音,轉頭一看陽台多了兩隻猴子,猴子是來討早餐吃的,眼神無辜且真誠令人無法拒絕,手法十分熟練,看起來不是第一次了。

IMG_20190720_060043.jpg

這些猴子實在很有趣,大搖大擺找我們討食物,餵食猴子的時光,旅途中的樂趣。

IMG_20190720_060205.jpg

豐盛的早餐,猴子心滿意足的樣子。

IMG_20190720_060329.jpg

印度是一個不可思議的國家,我站在酒店往下看,下面不是停車場,是平房的屋頂,車子就直接開上去停車了,這樣也可以!!! 看似很危險,卻沒發生過什麼意外啊!

IMG_20190720_062917.jpg

IMG_20190720_063715.jpg

早餐時光,可以慢慢來喝咖啡看風景,自由行就是狂沒有時間上的限制,一般旅客跟團來旅行就要照表操課配合所有人的時間,在我工作的旅行社出型的旅遊團,我會精密操控旅途的時間把旅遊團體操作成自由行,旅客感受不到催促與時間的流逝,很順其自然地享受這趟旅程。

DSC02618.jpg

僧人與朝聖者之間的距離

IMG_20190720_071009.jpg

旅途中要住好酒店容易,要吃大餐容易,導遊貼身服務很容易,享受此時此景的聖湖體驗~無價。

IMG_20190720_071013.jpg

早晨時光漫步在措貝瑪湖畔,最後的回顧。

IMG_20190720_071027.jpg

靜。

IMG_20190722_071727.jpg

車子一離開措貝瑪,大約四小時的車程可以到達蘭薩拉,我身體突然不舒服就開始在車上昏睡,難道? 我真的生病了,旅行還有10天一定要撐住。

IMG_20190720_073332.jpg

我們來到一段盤山公路,這裡已經接近達蘭薩拉了,眼前出現一道耶穌光...

IMG_20190720_130012.jpg

達蘭薩拉位於印度北方康格拉山谷 Kangra Valley,這裡是西藏流亡的藏人大本營,當地有英國殖民時期的教堂,許多藏傳佛教寺院,背後則是 Dhauladhar 山,每年都有大量朝聖者前往此地朝聖。

DSC02620.jpg

到了酒店後,猛然發現我已經回到人間了,舒服的酒店耶!! 歷經措貝瑪酒店內的修行,印度真沒有什麼不可能,今天的我沒有極限,但是我現在真的累了,一看到床鋪就直接上床昏睡,2個小時後出發去走走,滿血復活,繼續達蘭薩拉的旅程。

IMG_20190720_170644.jpg

說到印度達蘭薩拉這個地方,就要說到達賴喇嘛,就要從西藏與中國說起,達賴喇嘛於1959年出逃西藏來到了達蘭薩拉,至今已經半個世紀了,仍無法回到西藏。緊接著就是大寶法王嘎瑪巴於1999年出逃西藏,也同樣的來到了達蘭薩拉,接受印度政府的難民庇護,達蘭薩拉是西藏流亡人士在印度的大本營,每年達蘭薩拉舉行法會就會有無數的朝聖者來到此地,熱鬧非凡。

IMG_20190720_163737.jpg

出門逛逛達蘭薩拉,今天的天氣很好陽光普照,我的心情也很好,親自踏上這處傳奇之地,心中有著無限迴盪與想法,每年達蘭薩拉舉辦法會,吸引來自世界各地藏傳佛教的信徒前來朝聖,大寶法王居住於上密院,目前前往美國好一陣子尚未回來,達賴喇嘛居住在大乘法苑,每年舉辦十輪金剛灌頂法會就在大乘法苑舉行,看著這座小山城,心中有一點感概,西藏如此遼闊,離開西藏後卻只能盤踞在這座小小的山城,還能夠再回去嗎? 

IMG_20190720_164336.jpg

這段時間達賴喇嘛剛舉辦活動結束,人潮散去我很輕鬆地來到大乘法苑走走,達蘭薩拉有兩位藏傳佛教最重要的人物,達賴喇嘛與大寶法王,達賴喇嘛與大寶法王都不在駐地。

達賴喇嘛,吉尊降白阿旺洛桑益喜丹增嘉措師松旺覺聰巴密白德貝桑布(藏語:རྗེ་བཙུན་འཇམ་དཔལ་ངག་དབང་བློ་བཟང་ཡེ་ཤེས་བསྟན་འཛིན་རྒྱ་མཚོ་སྲིད་གསུམ་དབང་བསྒྱུར་མཚུངས་པ་མེད་པའི་སྡེ་དཔལ་བཟང་པོ་,1935年7月6日-),簡稱丹增嘉措(བསྟན་འཛིན་རྒྱ་མཚོ),又稱第十四世達賴喇嘛,男,藏族,青海湟中人,西藏政治和宗教的象徵人物。在西藏文化中,作為藏傳佛教格魯派的最高領袖,達賴喇嘛被視為是聖觀音的化身。他提倡大西藏地區高度自治、民主選舉、藏族人權、婦女權利、環境保護、非暴力、宗教對話、佛教和科學等。

大寶法王,噶瑪巴(藏語:ཀརྨ་པ་,藏語拼音:Garmaba,威利:karma pa,THL:Karmapa),全稱為嘉華噶瑪巴(Gyalwa Karmapa),又稱大寶法王(為明成祖賜號),是藏傳佛教噶舉派中的噶瑪噶舉派之最高持教法王,並且也是最早開啟乘願轉世傳統的藏傳佛教領袖。藏傳佛教視他為金剛總持的化身。噶瑪巴傳至第十六世時已至近代,適逢1959年西藏事件,第十六世噶瑪巴遂於1959年出走印度,並逐步將噶瑪噶舉派傳至西方世界。目前持有噶瑪巴頭銜的喇嘛有兩位,一位是伍金赤列多吉,另一位是赤列塔耶多吉。他們都宣稱自己是唯一合法的噶瑪巴,不承認對方的合法性(見第十七世噶瑪巴爭議)。大部分藏傳佛教教徒擁護的噶瑪巴,是由第十二世大司徒仁波切尊者和第十二世嘉察尊者所認證的第十七世噶瑪巴——噶瑪巴·伍金赤列多吉(Ogyen Trinley Dorje, 1985年-),目前駐蹕於印度的達蘭薩拉。同時,他也被中國中央政府和第十四世達賴喇嘛同時承認。2000年初,他由於法脈傳承之需求出走印度,並與達賴喇嘛會面,遂居於印度達蘭薩拉上密院至今。(維基百科)

IMG_20190720_164807.jpg

漫步之中我邊走邊想著,中國、西藏、一段回不去的距離與故事。中國有5000年的歷史長河,在不斷的戰爭及民族融合之後,現在一共有56個民族在中國生活著,你幾乎沒有聽到中國各民族之間有衝突問題發生,也沒聽過漢人與少數民族之間衝突的消息,這就是中國民族融合的概念,中國不是單純的國家名稱,中國是56個民族融合而成的名詞,融合過後國家內部之間也少了衝突與矛盾。現代藏民與漢人並沒有種族問題,存在的只剩下政治問題了。

看著大乘法苑牆上的唐卡壁畫,達賴喇嘛當年從西藏出逃? 根據歷史有很多不同的看法與見解,官方普遍的說法是中共壓迫導致達賴喇嘛不得不出逃,根據最新的資料解密,以及達賴喇嘛本身的表態,提供不同的看法,當年與達賴喇嘛一起出逃的嘉樂頓珠,是達賴喇嘛的二哥,出版的回憶錄如下。

2015年4月,嘉樂頓珠與石文安(Anne F. Thurston)合著發表回憶錄《The Noodle Maker of Kalimpong: the Untold Story of My Struggle for Tibet》。該書的共同作者石文安在後記質疑書中部分內容的準確性,茨仁夏加批評書中的陰謀論。嘉樂頓珠說,他一生中最大的悔恨就是跟中情局合作,接受來自中情局的各種援助及代為訓練西藏武裝人員與游擊隊,「最初,我真的相信,美國人想要幫助我們為西藏獨立而戰;最後,我意識到,事情並非如此單純,這只是我的一廂情願。中情局的目標從來都不是西藏獨立——事實上,我不認為美國真的想施以援手——他們只是想引起衝突,用西藏人來製造中國和印度之間的誤解與不和;最終他們成功了,1962年的中印邊境戰爭就是一場悲劇。」我們與中情局的合作,惹惱了中國人,給了他們(中共)進行大規模鎮壓的藉口。結果是,數萬西藏人因此而死。……如果我們不與中情局合作,如果我們不貪圖中情局所給予的那些極為有限的好處,中共就沒有藉口殺掉那麽多西藏人。(資料來源為維基百科)

IMG_20190720_170453.jpg

1990年代世界發生了重大的變化,蘇聯瓦解,中國改革開放,對於兩岸之間有了重大的契機,當時中共總理鄧小平為了統一大業指示,只要能夠承認一個中國,中華人民共和國的國號,國號、國旗、國歌等都可以談。台灣在當時的日裔台人岩里政男(李登輝) 的秘密運作之下,與大陸的談判無疾而終,而西藏部分,中共當時提出可以讓達賴喇嘛選擇商談的時間和地點,西藏流亡官員錯誤判斷上世紀90年代之初中國當時的形勢,加之受印度方面的干擾,在未知會中國的情況下,單方面公布了接觸商談的時間地點,最終使達賴喇嘛在雙方關係最爲緩和的時期,喪失了一次彌足珍貴的談判機會,如果當時不受西方勢力影響,達賴喇嘛談判了,能夠回到中國也許會有不一樣的歷史道路。(網路資料)

題外話,所以呢? 沒有所以了,從90年代後期開始台灣經濟國力垂直下降發展停滯,展開了20多年的藍綠之爭,西藏流亡政府依然在達蘭薩拉過生活,想要重新回到西藏遙遙無期,這就是時代的抉擇啊,反觀中國大陸已經在20年間國力一飛衝天成為世界第二大國,北斗衛星、高鐵、航母、導彈、太空計畫,太空計畫發生成功喊出我的征途是星辰與大海,都2020年了台灣人在媒體洗腦下還在相信那套民主自由的口號,整個台灣在西方國家控制下無止盡的內耗,令人不勝唏噓。

西方帝國主義早期靠著武器大砲在世界各地國家進行侵略殖民,而中國由於民族融合是無法透過種族衝突去分化瓦解的,在此一情況下西方國家發明了自由民主這個名詞,冷戰時期蘇聯口號是民主,美國口號是自由,冷戰結束之後美國將民主加上自由拿來做為宣傳口號,自由民主這個詞就誕生了,許多人不明究裡的聽到就民主自由這個空泛的詞彙就高潮了,有就在這個"民主自由"旗號下,美國不斷對世界各國發動洗腦與侵略,站在大乘法苑前,遙想這一段歷史與世界的局勢,真是有趣的時代呢。

IMG_20190720_165616.jpg

在旅行的路上,我遊歷了許多蓮花生大士足跡,從西藏桑耶寺、尼泊爾帕賓楊烈雪,巴基斯坦史瓦特山谷,不丹虎穴寺... 一段朝聖蓮花生大士的旅程,也是走在歷史的軌跡上啊。

IMG_20190720_165037.jpg

當你在靈性揚升的時候,在你眼前什麼都是透明的,對方的意圖,新聞報導的真實性,是不是帶有惡意的感受,你就是知道啊! 我坐在大乘法苑椅子上閉目養神,旅時光。

我和朋友一行五個人,很自在地走在大乘法苑內,走過達賴喇嘛的住所,今天的天氣真好,微風徐徐吹來,有一種說不上來的愉悅與平靜,望著達蘭薩拉與背後的雪山,嘴角露出一抹微笑,好開心啊! 明天要穿過前方的雪山,直奔喀什米爾斯利納加,這一段路程大部分人是用搭飛機的,我們走陸路增添的一絲絲的不確定性,有著冒險精神。

IMG_20190720_163541.jpg

走出大乘法苑遇到路上的阿狗,在印度,動物與人類達到和平共處的狀態,動物有你,你有動物,路上的牛、狗、雞,各種動物都生活在你的身邊,印度人也不會去捕殺這些動物。

IMG_20190720_175045.jpg

大乘法苑前,慵懶的阿狗。

IMG_20190720_183537.jpg

我們一起走進了小時光咖啡店,在國外的咖啡店可以看到形形色色的旅客,這是一種文青風,和朋友一起聊聊旅行的往事,聊聊未來,聊聊人生,旅行嘛,一定得放空的。今天的達蘭薩拉遊客很少,有一種落寞的感覺....。

IMG_20190720_180344.jpg

喝~咖~啡。

IMG_20190720_190629.jpg

達蘭薩拉大街上。

IMG_20190720_190245.jpg

我在達蘭薩拉的小時光。

    Boyc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